大山里的秦腔声


——第一书记手记

时间: 2018-09-26 作者:董强 来源:

火红的八月,汇集着火的色彩。即使临近立秋,城市里的繁华与炙热让人有些烦躁不安。驱车出发时已是午后,沿途窗外吹进的风抹去了些许困乏,接近两小时的车程到达清水县山门镇,这里不再有熙来攘往的人群和车辆,只是并不宽畅的马路上晒着麦子,树荫下坐着几个人,不时的拿着耙子将麦子推搅一番。过了镇子再往村上时,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已是另外的景象,山下小河水流湍急,山上绿树层峦叠嶂,车辆行驶过惊起了路边觅食的野鸡和鸟儿……这是大自然最美的绿水青山,这是大地上最宝贵的金山银山!

到达村上时,村子仍是安静,村口的白杨树、错落的房屋、甩尾巴的老黄牛,这个熟悉而又令我百感交集的地方——吊山村。村子不大,共有五十多户两百余人,山大沟深,典型的林缘地区,但村庄向阳、光照充足、土壤肥沃,适宜于栽植核桃、花椒;村子偏远,但水好空气好,村上有好几位八十多岁的老人身体仍很硬朗。年轻人大多数外出务工,有的举家外出,留守的只是一些老人妇女儿童,以至于平时在村的也就四五十人。再过几天农历六月廿六就是村上的庙会,到时候村里的人要比往常多很多,甚至远在新疆、北京务工的村民也要赶着回来过庙会,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,比过年还要热闹。

吊山村的庙会和其它村一样,杀鸡宰羊、焚香祭祀、吼秦腔,但也有它特别的不一样。村上自1984年开始,村委会出资、村民集资,逐年置办戏服行头和乐器,由本村村民支起戏班子自己唱戏,并将这山沟里的秦腔一唱就是三十多年。我初来村上听到此事,感到非常的惊讶,如此偏远的一个深度贫困村,是如何将秦腔的古韵延续至今?晚饭过后,今年的庙会会长勤栓让去他家坐一坐,去商量一下庙会的事情,屋子里已坐满了人,勤栓的堂兄引栓热情的将我和随行的刘老师招呼到了炕上,这里晚间较凉,炕烧得微热,盘腿而坐间已炖起了罐罐茶。外出务工的已有提前回来的,互相寒暄嬉笑着:“村上的文化广场好了,舞台洋气的很”,“路灯终于有了,娃娃老人再也不用抹黑出门了”,“不想再出门务工了,想好好种植花椒”,“多亏了党的好政策……”,大家攀谈着这次的庙会和村上发生的变化。勤栓忙着给大家发烟,安顿庙会上的分工,并在激烈的交谈中推选出了今年庙会唱戏的团长引栓、建平、国仓三个人。引栓又给在座的人鼓了鼓劲:“今年我们的新戏台修好了,这次庙会市上、县上的帮扶单位,还有镇上的领导都要来,我们一定要把这次戏唱好,要给我们吊山人脸上争光”,大家积极的响应,说笑着已到深夜……

转眼就到了农历六月廿六,大清早村里已很是热闹,大家都各自忙碌着,戏台周围插满了庙会旗子,路上打扫的格外整洁,娃娃们都换上了新衣服,盼望着像过年一样,盼望着这一天。我请岳父给庙会上写了十多副楹联,戏台张贴的一副格外显眼——“万众同心,击文明鼓,唱道德歌,政策亲民千户富;八方给力,擎发展旗,吹小康号,和谐布景一村新”。的确,如今的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发展等各类精准扶贫政策给村里带了巨大的变化,特别是硬化了两条进村道路后,让村民彻底告别了多年来“泥泞道路行走难、冰雪天气难出山”的困难,新建的花椒园也已规模成片,脱贫致富的希望就在眼前,这一切的一切让村民都看在了眼里,记在了心里。

中午时分,会长组织人宰羊祭祀,村民陆续赶来焚香叩拜,娃娃们不时一阵嬉笑,又是一阵追逐打闹,和着时不时鞭炮声和喇叭里的吆喝声,吊山沟顿时成了快乐祥和的摇篮。演员们在后台开始画脸扮装,多数戏服很是陈旧,没有戏靴穿的都是自己的鞋子,但每一位演员都在认真准备着。村民永栓开着面包车急忙赶来,匆匆卸下了车里的小百货让家人摆摊,紧接着跑向后台化妆,团长埋怨了永栓几句,他可是这场戏的主演。1时许,胡弦起,鼓点落,秦腔开唱,首场戏为《香山寺还愿》,二胡、板胡、唢呐、梆子、鼓,由村主任玉西等七八个人的组成的乐队配合很是默契,彦国唱花脸、建平唱老生、勤生夫妇二人同台演出,村书记徐良也扮演了一个配角,他们的扮相不算精致,戏服不算华丽,就连所用的道具也是随手拿起的啤酒品里插上了几枝竹叶,但是他们唱的都很卖力,尽可能的摆出一些姿势,台下娃娃们模仿着台上大人的动作,争先恐后的喊着“那是我爸爸”、“打鼓的是我爷爷”,更有调皮的直接蹿到了台上,惹得台下的人哈哈大笑。县文化馆送来的新舞狮也在今天精彩亮相,引狮的是会长的父亲,今年已是七十多岁,他挥舞着绣球,伴着锣鼓声舞动的很是专业,将庙会的整个气氛推向了高潮。三个多小时的全本戏下来,演员们并不疲惫,他们很高兴,因为村里来了帮扶单位的城里人来听他们唱戏;他们很自豪,因为我特意邀请了《天水日报》的记者来为他们作宣传报道,日后我将整幅版面的报纸送到他们手中时,他们显得很激动:“唱了大半辈子戏没想到还能唱到报纸上去”。

你能否想象到他们昨天还在握着锄头面朝黄土背朝天,今天他们便用粗糙的双手灵巧的拨弄琴弦;你能否想象到昨天他们还在建筑工地带着头盔满身泥浆的加瓦砌砖,今天他们便打着花脸身披戏服有板有眼的将秦腔在山野吼遍。我为之震撼也为之感动,这是吊山人的淳朴民风与勤劳智慧的彰显,这是吊山人对党的政策的歌颂与美好生活向往,我又怎能不为之所感染?我又有何种理由不去为这样富有生机的村庄做出自己的贡献?我更加坚定了信心,我也更能体会到村民的所思所盼,要把各项惠民利民政策落实落地,用足用好,让贫困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。

船立潮头帆更阔,激流勇进正当时。脱贫攻坚的脚步更加铿锵有力,胜利之门终将敞开,待到整村脱贫之时,我想这山会更绿、水会更清、群众的笑容也会更甜;当然,还有大山里的秦腔声将会代代流传……